踟蹰.

偶尔产粮(趴。

途说 2018.10.03

“想想几十年前,他刚过完八岁生日,当时还陆陆续续有些人来送礼,他头发留得有点长,不少人说他看上去软弱了些……但他已经是解家留下的独苗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九爷如果走了,解家就是最大的那块蛋糕。”

“最终他还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所有人都在传没了九爷的解家又出了什么变故,道上的人在暗地里都想着搞垮解家,再不济也能从残局里分一杯羹。人们议论着解家要倒是天意,解九爷精明了大半辈子也算不过老天爷的。”

“多少刀尖对着他,当时少东家的一颗人头值多少钱。开始的时候,每天他都能看见十来个人死在他面前。”

“所有人都想不到他会被安排到二爷那里去学戏,男孩子学戏真的很苦,不过那是他最干净的时候,如果不去管宅子外面死了多少人,明暗博弈有多尖锐,他就应该在戏台子上。现在他说自己唱不亮了,只能偶尔哼一段曲折的调子。”

“他还是活在解家里头,解家需要一个能做出决断,操纵大局的当家,他就成为了取舍果断,滴水不漏的布局者。一开始的他会煎熬,会为自己所做的选择彻夜不眠,到后来做不到无视也麻木了。他的成熟是能承受死亡。”

“十多岁,其他人还在系红领巾的时候他手上已经沾满血污了,他要成为解当家,就要迈出第一步。在解家岌岌可危的几年里,那些人不再登门祝他生日快乐,他们忙着为他写墓志铭。”

“他后来称他二十岁前是段非常非常不舒服,在我看来甚至是恶心的经历。要把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逼上绝路有无数种方式。他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现在再怎么受伤也没有那么疼。他现在所经历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要比当时的他遇上当时的情况要好得多。”

“他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他犯过的错也差点让解家全盘皆输,生死一线的赌局,解家一次次在外人眼里苟延残喘地活下来。那时候我在想,他是不是……真的懂他在干什么。”

“解家存亡对他来说有那么重要。因为他是为解家死过几次的人。他年少时候为了自己的命不得不为解家而活,于是他的前半生都在为年少的他而活。他辜负不了他的二十年,也辜负不了解家几辈人的心血。”

“他后来越来越像解九爷,从他和别人打交道的语调到喝茶的姿势。”

“他有过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也有过在阁楼里深夜听雨。他有过在斗里孤身犯险,也会在紧张的时刻讲个冷笑话。他经历遍世间的险恶,却会在失眠的时候看史努比漫画。”

“我在想,解雨臣在世,无非七字。”

“敢看破不敢在乎。”

end.

用无数个深夜去走遍他的一生。
罚酒饮得。

【恺楚】About The Past

*建议搭配bgm《记昨日书》

*恺楚今天铜矿了吗

*没有。

*时间线可能会有点不对


1.

楚子航刚进学院的时候几乎不和外界交流。

当时学生会风头正盛。恺撒比他大两级。

他第一次看见恺撒,可能是一些电影给他的印象太深了,他觉得台上男人的样子像个偏执狂。

教授安排给楚子航的宿舍是单间,男人第一次敲他的门是在一个细雨绵绵闷热的下午。
楚子航在解开衬衫第三粒扣子的时候听到了叩门声,不轻不重的三下后则是漫长的等待,略显来客的优雅庄重。
他又一粒一粒扣好,耐着领口和衣袖潮湿的不适,继而出去开门。

男人身上带着一点草木的气息,楚子航分不清那是他的香水还是沾染的秋雨。

2.

自他干脆利落地拒绝恺撒的邀请后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他。

虽然那个年轻的加图索先生是院内焦点,但楚子航机械般的生活节奏里并没有出现一点被打乱的迹象。

直到教授都忍不住跟他说学院除了食堂,宿舍,教学楼和图书馆以外还有别的地方。希望他多活动,提高社交能力。

后来他的邮箱里又有新的学生会派对邀请函的时候,他往上翻了翻,从开学以来一共七封由学生会发向全院学生的邀请,他以前把这些邮件当作广告处理。

在花哨又不显庸俗的界面里他找到了yes.

3.

楚子航站在角落里,宴会厅里光线是暖色调的,在每一杯香槟里折射。最亮的那一束始终游走在男人身上,金发异常耀眼。

男人放下酒杯环顾了一周,楚子航避开视线,那光却是过来了,他听见恺撒在叫他的名字。
他说很遗憾楚子航没有进入学生会,但他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
他不得不去看他了。

男人站在他身旁,看他眼睛都人像是坠入深蓝的海。

他说他欣赏他的成绩,作风。

他说学生会随时欢迎优秀的人。

他说也许未来他们会变成朋友,竞争对手或者敌人。

4.

恺撒离开那个角落后回到了大厅的焦点,领导者的演讲总能吸引所有人都目光。

他身边总是围着一大群人。楚子航抬腕看了看表。

结束已经是次日凌晨了。他在离开的时候最后瞥了男人一眼。

恺撒看见他了,他向他笑笑,举起了那杯香槟。

在那之后楚子航就再没有赴过学生会的邀请。

5.

凛冬将至的时候有消息说狮心会会长要换任了。

楚子航在图书馆取下了围巾,从教学楼过来有一段距离,他身上沁出丝丝寒意。

他身后的两位在低声讨论关于新任会长的人选。

楚子航多挑了几本关于炼金学的书带回宿舍,他想过些日子应该不适合出现在图书馆了。

他打开电脑查资料的时候弹出一封邮件,署名是狄克推多。
是你吧。

楚子航标注完了几处要用的资料,关机的空档他又翻出那封邮件。他已经打出了嗯。在黑屏的前一秒,他敲下了ENTER.

6.

快开学那会儿消息公布,楚子航还一个人窝在宿舍里。
守夜人讨论区的帖子一条条翻新,他有些疲累地关上了网页。

恺撒在度假的间隙第一时间发表了一篇处处是挑战书意味的祝贺词,楚子航曾认真考虑过要不要给一个回应。

当天晚上恺撒跨越半个地球回到了学院。

他们在开学的前一晚打了一架。
私自斗殴被学院予以形式上的警告,开学那天两位会长均没有到场。

7.

从日本回来之后楚子航主动去找过恺撒。

那是他们之间最长久的一次沉默。

重新回到学院后生活几乎没什么变化,见到恺撒的频率一点没有变多,邮箱里的时不时多出学生会邀请总能让楚子航回想起加图索先生当初说的话。

他们真的从竞争对手一步步走到朋友边缘了。

就连宿敌这个称谓都开始有些玩笑化。

他在日历上用红色中性笔圈出了放假的日子。
恺撒在守夜人讨论区里放出了将在一周内决定议出下任学生会主席。他突然记起恺撒要毕业了。

他敲下一行毕业快乐。收信人那一栏他勾选了狄克推多。

学生会主席恺撒•加图索的最后一次晚宴狮心会会长依旧没有到场。

8.

楚子航离开学院的时候拒绝了特派的快车,他一个人拖着行李到站台的时候列车刚站稳了脚跟。

他立于喧闹人群的末位,与其他乘客一样上下确认了列车车次。

楚子航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一路侧过身子让着乘务人员和逆行的乘客,机械的女声一遍一遍地播报着注意事项和旅途愉快,最后他坐在了靠窗的一边。
邻座上了年纪的阿姨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式英语询问楚子航是否能够拉下遮帘。看他留学生模样还叮嘱了一句多照顾自己。

他有点困了,于是他合上了那本满是度假旅游推荐的杂志,塞回前座的背后的夹层,合上眼前他想着过阵子可以带着妈妈一起去波西塔诺看看。

9.

恺撒再听见楚子航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没什么记忆。

现任学生会主席一点一点给他描述在高天原的经历。他只听见那夜的雨下得很大,他一个人坐在胶囊旅馆的床头喝了一罐廉价生啤。

在北京地铁站呢?他的确记得那个女孩,也见过耶梦加得创造的噩梦,但他清楚地记得只有眼前这个人进了地下的尼伯龙根。

他大叫着你们当初是宿敌啊。
恺撒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有点想笑。
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能够作为恺撒•加图索的宿敌……不会的。

他无力地给他讲着那些不存在的故事。

10.

恺撒见到那个少年了。

在刀光剑影里,他手握长刀步步割开空气。一招一式都像是在消蚀少年的生命。
刀刃相撞,一进一退像是他们安排好的剧集。却都是要割开对方的喉咙。

恺撒大吼着停下。
少年眼中是燃烧的过往。

楚子航,你是不是楚子航!

少年的刀斩向加图索先生的头颅,狄克推多将要插入心口。

双刀皆差一寸时落地,未明其意。

他说过也许未来他们会成为……敌人。

却是积攒了大把未见的时光。没人会落荒而逃。

0.

“我确实一度死去,但难以忍受孤独又重返人世。”* 


end.


*选自《百年孤独》


【论坛体】你们有谁八一八昨晚那个新生是什么来头(3)

*学院是私设

*恺楚今天铜矿了吗

*没有。

*bug多,你们就当这是一个没有卡塞尔的使命,但有卡塞尔精神的学院。


[L大论坛]>>>>[吃瓜专区]>>>>


【人间不值得】你们有谁八一八昨晚那个新生是什么来头


1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如题,今年的大一又是些什么妖魔鬼怪,本以为我这个老学长可以安度晚年泡泡小学妹现在看来:)


前文戳http://siwenbailei491.lofter.com/post/1f265697_eeebddec


116L# 学好数理化

新闻部已经穷得生意做到八卦区来了吗?



117L# 炎之龙斩者

这叫合理应用交易。



118L# (๑ŐдŐ)b

是什么促使你们愿意让新闻部赚钱?



119L# 我是那把大提琴

还有什么比两位男神的八卦更有意思的呢?



120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退一步说,就算是他俩打起来也是一块大瓜啊



121L# 学好数理化

119L你的语气给我一种脆皮鸭文学的错觉。



122L# (*'▽'*)♪

好奇心驱使我给他打了钱qwq



123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小学妹一脚踏入新闻部这个大坑,令人痛心疾首。



124L# 我是那把大提琴

学妹你听我说噢,那些明面上唾弃新闻部赚黑钱的,其实背地里都悄咪咪打了钱。



125L# 炎之龙斩者

[恺撒楚子航会谈录音]

多谢各位对新闻部的支持,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信任,努力发展,为成为学院核心部门而努力,向着新时代好少年的方向前进,贯彻落实学院的精神体统,你们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6L# 来自新闻部的快递小哥

说实话我想吐槽这个文案很久了,又不是什么正经部门




 127L# 新闻部带你走近科学

形式还是要走一走的




128L# 楚子航!楚子航!

……

听完后的心情有点复杂,那种想要喂自己一口芥末冷静的复杂。




129L# 新闻部带你走近科学

解释一下最后音频断了是因为恺撒把我们装在墙壁镂花里的窃听器拆了。



130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学生会秘密会谈音频意外流出?!主席内定下一任会长人选?详情请关注明日新闻部早报头条,或点击上方音频抢先了解



131L# 我是那把大提琴

等等信息量有点庞大,谁来翻译一下



132L# (*'▽'*)♪

学姐你听不懂中文吗!语音转文字你值得拥有!我下一楼发嗷。



133L# 我是那把大提琴

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地地道道魔都人




 134L# (*'▽'*)♪
为保命手动打码(*°∀°)

[略嘈杂的人声夹杂着脚步声,过了十秒左右只有脚步声了,听声音分辨大约是两人,之后有开门关门的声音。]
xx•xxx:请坐。
xxx:什么意思。
xx•xxx:有朋自远方来……(停顿)
xxx:中文水平提高不少。
xx•xxx:欸,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xxx:……不亦乐乎。
xx•xxx:来学生会吧。这是个邀请。
xxx:那我拒绝。
xx•xxx:……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我还是希望你考虑一下。
xxx:……
xx•xxx:再过两年我毕业,到时候学生会主席就是你,这里一切也是你的。
xxx:不必。
xx•xxx:我知道劝不动你……如果我们两个非要在对立面的话,我们可以趁现在聊会儿天。
xxx:你带我过来就是为了聊天?
xx•xxx:没想到你真的来L大了,不然我们打一架?这样的话某些人应该乐不思蜀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xxx:成语还有待进步。

[滋——刺啦刺啦]



135L# 楚子航官方女友

现在的智能也太人工了……



136L# 恺撒学长我爱你

小师妹你的码打得可真让人琢磨不透。




 137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多谢小学妹为我分担工作量!



138L# 感性学姐,在线写论文

LS你ID改得也太快了。新闻部又给了你什么好处



139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部长说加入他们部可以拿到楚师弟的第一手八卦消息,我心动了orz



140L# 楚子航!楚子航!
太没骨气了。

新闻部还招人吗,无辜弱小但能吃的那种。



141L# 阅读理解满分在此
潜水已久此刻需要我的出现。

你们不觉得那句“没想到你真的来L大了”这句话隐含了点什么吗。



142L# 楚子航!楚子航!

让我这个物理系的小仙女来做这道题显然是超纲了




143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阅读君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144L# 学理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qwq
说明主席之前和楚子航提过L大啊!

(因为自问自答太尴尬了所以我用了小号)



145L# 阅读理解满分在此
你们把时间线往前退,我们把最自然的情况还原,他们曾经在打架或聊天的时候恺撒提起自己就读的学校是L大,于是后来czh特意或“无意”也刚好进了L大

(这要是磕cp可是一块大糖啊喂)



146L# 阅读理解满分在此

另,看恺撒最后一句话,某些人明显指的是打算看热闹的新闻部,说明什么?



147L# 我时常因为不够沙雕,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这道题我会!根据恺撒的能力来看,极有可能他一开始就知道有人在窃听!而且丝毫不避讳把消息传出去!



148L# 我是那把大提琴

传出来给他们俩的关系一个实锤?



149L# 感性学姐,在线写论文

等等,他们俩什么关系??



150L# 楚子航官方女友

不可言,不可言……



151L# 阅读理解满分在此

大噶看“在我意料之中”“我知道劝不动你”这些词汇,再加恺撒如此直白的邀请和被拒绝之后的无所谓,怕是只有非常了解对方性格的恺撒才会这样表现吧。



152L# 新闻部带你走近科学
这还有一个瓜。仕兰中学论坛去年的一个帖,挖一下坟。

【求助】求扒这段时间频频出现在校门口的金发帅哥是谁



153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高糊的图质挡不住老大飘逸潇洒的气质和古希腊雕塑般的面部线条。



155L# 楚子航!楚子航!

好的我大概知道‘非常了解对方’是怎么来的了。



156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打扰了,请问这个腰后面别的是狄克推多吗

[路人视角高糊恺撒.jpg]



157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楼上你显微镜什么牌子的???你不是楚子航的粉吗???我一个恺吹自愧不如???



158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当初进来的时候不懂事在恺撒和别人battle的时候不怕死地围观地近了点,在死亡威胁下我对这刀有心理阴影。




159L# 我时常因为自己不够沙雕,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所以他去找楚师弟真是为了……对殴?



160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追到人家学校就是为了打一架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直男操作



161L# 感性学姐,在线写论文

所以他们这种偶尔打打杀杀偶尔细水长流的相处模式是什么?亦敌亦友?



162L# 我是那把大提琴

cp吧。




163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cp吧。




164L# 恺楚

cp吧。



165L# 楚子航!楚子航!

ls你占ID的动作太快了吧???



166L# 我时常因为不够沙雕,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而我更想知道左位右位怎么分的




167L# 恺楚

拉郎女孩的自我修养




168L# 阅读理解满分在此

这对我先站了!以后这对发展起来了也有我老母亲的含辛茹苦的一份功劳!!




169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阅读君放心!喝水不忘挖井人!



170L# 楚子航官方女友

上面那个ID我小号,咱们江湖上见。



171L# 我时常因为自己不够沙雕,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姐妹倒戈得太快了啊喂,看看你原来的ID!




172L# 楚子航官方女友

打扰了




173L# 楚子航!楚子航!

既然搞不到……那就……嘿嘿嘿……



174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既然大家都不介意那事情就好说了嘿嘿嘿



175L# 阅读理解满分在此

狂拽金发学长攻x高冷面瘫学弟受

年上好吃。



176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眼睁睁看着一个求助贴变成了大型拉郎现场

[是你们飘了还是恺撒提不动狄克推多了.jpg]



177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178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我一个不锈钢直男看不下去了……我就去做了点题这帖子就歪到南极了……我禁言了嚯。



179L# 我时常因为自己不够沙雕,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等等lz不锈钢的熔点没你想象得那么高!!



180L# 就算加入了新闻部却还是要吹爆楚师弟的标题JUN

wocwocwoc我这边搞到了一块大料现在新闻部鸡飞蛋打姐妹们我们下一个帖子见


[该帖子已被设置禁言]


end.


--------------------------------

之前说几天就更的,我错了orz

因为突然受人之托搞了几张海报花了一些时间所以来晚了……

这篇完了之后会有衍生篇,多谢你们看到这里啦。〒▽〒

求粉求心求推荐xxx

【论坛体】你们有谁八一八昨晚那个新生是什么来头(2)

*学院是私设

*恺楚今天铜矿了吗

*没有。

*bug多,你们就当这是一个没有卡塞尔的使命,但有卡塞尔精神的学院。


[L大论坛]>>>>[吃瓜专区]>>>>


【人间不值得】你们有谁八一八昨晚那个新生是什么来头


1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如题,今年的大一又是些什么妖魔鬼怪,本以为我这个老学长可以安度晚年泡泡小学妹现在看来:)


前文戳http://siwenbailei491.lofter.com/post/1f265697_eecb9e5e


58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老大怎么会和他纠缠在一起




 59L# 楚子航官方女友 

楼上用词麻烦不要那么暧昧




 60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出来解释@炎之龙斩者



 61L# 我是那把大提琴 

我现在心情很复杂。我本来还在纠结如果恺撒和楚子航同时向我求婚我应该选谁呢




 62L# L大一枝fa 

哈哈哈哈哈哈谁去滋醒楼上



 63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一首梦醒时分送给上面那位朋友



 64L# 楚子航!楚子航! 

如果是恺撒的话……也可以接受……



 65L# 实名吹爆楚师弟 

等等他俩只是同个框而已啊楚夫人们你们别放弃别一副他们在一起了的样子啊???



 66L# 炎之龙斩者 

为什么找我要解释???我倒是也很想在场啊?!



 67L# 楚子航!楚子航! 

对不起我给组织丢脸了




 68L# 来自新闻部的快递小哥 

老大我们还真有解释!@炎之龙斩者

[局部放大.jpg]



 69L# 来自新闻部的快递小哥 
看背景这是一家剑道俱乐部,我去相关网站上浏览了一下,成员好像都是一些传统专一的日本剑道追捧者,楚子航师弟出现在那里并不奇怪。 

[局部放大&俱乐部内 对比图]



 70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日本剑道追捧者……恺撒?




 71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按照老大的作风他应该是第一个被轰出来的那个……



 72L# 我是那把大提琴 
楼上粉似黑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恺撒真心去学的话应该还是会很认真的吧,你们想想上次他去学料理的那个样子,说起来那段视频也是我心脏被击中的瞬间 

[恺撒学习料理.avi]



 73L# 楚子航官方女友 

请容许我出轨三分钟prprpr



 74L# 实名吹爆楚师弟 

所以恺撒和楚子航是怎么搞到一块去的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75L# 新闻部带你走近科学

老大我加了那个俱乐部的公众号!!!



76L# 炎之龙斩者

……



77L# 新闻部带你走近科学

我在他们一年前的一个交流活动上瞥见了一撮金毛!

[人群中一撮金毛.jpg]



78L# 楚子航!楚子航!

等等这个侧脸是不是楚师弟!

[截图标注剪头.jpg]



79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楼上两位都是自带八倍镜在看手机吗



80L# 新闻部带你走近科学

我在他们当天很长很长的总结中发现了这一段!

[截图下划线.jpg]



81L# 楚子航官方女友

桥豆麻袋,为什么是日文……



82L# 我是那把大提琴

可能是因为俱乐部大部分成员都是日本人?招募成员对象是日本人……?



83L# 楚子航官方女友

……求翻译



84L# 实名吹爆楚师弟

求翻译+1



85L# 炎之龙斩者

“今天还与一位来自西方的客人探讨了我们之间理解剑道的差异,他与我们之中一个中国成员有一些争议,不过我们大家都是以自己理解角度出发去看待剑道,看得出来西方的先生也对剑道有着很大的兴趣(这位客人还与我们的那位中国成员在私下有过一次友好的切磋,由于西方的客人对于使用日本刀还不熟练所以用了他自己的爱刀)。”

翻译说来就来。



86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我的关注点在,芬格尔你居然懂日语???



87L# L大一枝fa

楼上的朋友百度翻译了解一下



88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友好的切磋???



89L# 楚子航!楚子航!

什么什么楚甜甜和恺撒在一年前私下打过一架???



90L# 实名吹爆楚师弟

惊!某楚姓新生竟曾经与现学生会主席有过节?!


新生联谊会幕后学生会主席直接带走多才多艺的大一小哥哥,真相竟是如此……


学生会成员仗势围堵高颜值学弟,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91L# 炎之龙斩者

楼上我看你天资不错,要不要来我们新闻部当标题君?



92L# 我是那把大提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九十楼你是想要笑死我好继承我的解语花呗



93L# 楚子航官方女友

等等你们不担心楚师弟的安危吗???

等人一起组队英雄救美(1/∞)



94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楼上你醒一醒,能和恺撒拿刀对砍的人能是什么普通人



95L# (*'▽'*)♪

不过学生会以多欺少不好吧……



96L# 恺撒学长我爱你!

说不定是拉楚子航入伙吧……毕竟按照恺撒的性格要打也是应该公开表示‘我把我那辆布加迪威龙赌进去,我要和楚子航打一架’之类的。



97L# (*'▽'*)♪

……比我想象中壕一点





98L# L大一枝fa

恺撒要收了楚子航那学生会的人气就更高了……




99L# 楚子航官方女友

楼上别灰心,我也是狮心会的!



 100L# L大一枝fa 

他乡遇故知!(大雾



 101L# 楚子航官方女友 

我们一起转会吧!



 102L# L大一枝fa 

好!……欸,欸欸???等等




 103L# 恺撒学长我爱你! 

hhhhhhhh学生会大型传销现场



 104L# 应用物理使我脱发 [楼主] 

狮心会目前还没有选出这届会长也是蛮惨的……



 105L# 实名吹爆楚师弟 

狮心会群龙无首,昔日成员纷纷跳槽学生会,其实这才是真相……


 狮心会人心惶惶濒临解散,回顾百年来我校狮心会的光荣历史…… 



荣耀已成过往!如今学生会一家独大,狮心会又该何去何从?吃瓜群众表示……



 106L# 炎之龙斩者 

楼上你不来我们新闻部真的可惜了……我们对女成员待遇还是很好的



 107L# 来自新闻部的快递小哥 

底薪八百全年无休




 108L# 誓死追随学生会主席 

ls你串剧组了……



 109L# 炎之龙斩者 

诸君好消息,我部有人昨夜潜入学生会根据地,冒死带出恺撒和楚子航会谈的绝密录音,各位有兴趣的话麻烦把钱打到******这张学生卡里谢谢配合。



 110L# (*'▽'*)♪ 

真,真的吗?



 111L# 炎之龙斩者 

诚信经营,童叟无欺。



 112L# 海畔尖山似剑芒,只想pick楚子航 

呵,又是新闻部的阴谋。打多少?



 113L# 楚子航!楚子航! 

小妹妹新闻部的话我们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打多少?



 114L# 我是那把大提琴 

我替你们说了,真香。打多少?



 115L# 炎之龙斩者 
做生意嘛我们还是老规矩,新来的戳  【新闻部】未来我部建设规划,走过路过了解一下。 

钱不在多,心诚则灵。


------------------------

tbc.

多谢你们看到这儿啦。

求粉求心求评论( ‘-ωก̀ )


【论坛体】你们有谁八一八昨晚那个新生是什么来头
*学院是私设
*恺楚今天铜矿了吗
*没有。
_______
被疯狂屏蔽……只能发图了
希望不影响阅读体验 ( ‘-ωก̀ )

【恺楚】 戒.

楚师兄0601生日快乐❤欢迎归来

就等恺楚股怎么涨了(*^▽^*)

爱情是他们的,ooc是我的,刀预警,不是平淡温馨向……

以下正文

/ / / / /


 楚子航停在了走廊尽头。


他的手压在门锁上,沾了薄薄一层灰,用了力却没有推开。他对着门牌上镀金的-Caesar-愣了愣——似乎是学生会会长一定要搞点特殊,好端端的门牌号换成了潇潇洒洒的签名,他想起来要用钥匙。
学生会会长住的是单间宿舍,没有人来管理他是否打扫,因为他几乎不在在宿舍过夜。


所以楚子航进来的第一眼只感觉乱。


他绕开横放在门口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大型器具,不难看出那是装备部空闲时间的一些娱乐杰作。走道尽头可以看见床,楚子航记得。
尽管拉着窗帘,卧室里仍满是阳光的气息,这让楚子航想起他还在仕兰中学的每一个早晨,阳光也是这样透进来,他还记得他家人说遮光窗帘对身体不好。 


床上的被子被揉成一团,他看见几缕金色的发丝散在外面,男人的头似乎是埋在了枕头里。楚子航觉得这个睡姿过于孩子气,他有些想笑。


他站在床前没有动,但或许是开门时的转锁声,或许是刚才的脚步声,床上的男人悠悠转醒。

其实他都听得见的。楚子航突然想到。


男人用他那有着好看肌肉线条的小臂掩住了双目,轻声道了句“Morning.”

楚子航把头偏向窗口,模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他记得有本书上说人初醒的时候说的话要比平时真诚,也许是幼稚心起,他在确认语气无误前开口。


“你不是不回来了么。”


他后来觉得这句话有些蠢。他似乎只在妈妈追的肥皂剧里看到过。


“那里怎么会有学院好,学生会的人都还在等我呢。”恺撒的声音轻快,像是在开玩笑。

楚子航没有怀疑那书上信息的真实性,他只猜测恺撒一开始就是醒着的。


“我知道你也是。”


恺撒的声音突然低下去。楚子航眼角细微地抽动。


床上的男人开始无所顾忌地换衣服,楚子航背过身去,虽然他们曾经一起执行任务时也不少次坦诚相见,但若是那么一个静谧美好的早晨,这样四目相对也未免太不和谐。

这样的模式是楚子航不愿去想到的一个词。

他看着滴答作响的黑色闹钟。


意大利男人慢条斯理地扣好衬衫。“不只是来问候吧。”

“教授说让你交报告。”楚子航的借口显然不太具有说服力。

恺撒无声地笑了笑。“我以为我们之间不需要……”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成语学得不错,不用展示了。”

楚子航打断了他的话。


恺撒穿得一丝不苟,然后他像一个乖巧的高中生一般开始整理床铺,那视觉冲击感太强,楚子航抿了抿嘴巴。

恺撒抬头看了一眼,句首的语气词他没有听请,他只听见轻声的一句你也不是没有表情。

楚子航不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他,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然后恺撒自顾自得说了下去。


“我和执行部的几个新人去了亚得里亚海去追查一批似是要沦为死侍的混血,我一直说那有第二美丽的海与海滩,那里的女士们优雅至极

……”他把床单的最后一丝褶皱抚平,他直起身时声音骤然变得明亮。

“不好意思我继续说,七天之后有了些动静,”他转身踱到床边,“那天的雨下得很大,看不清天空的颜色,我知道你不喜欢雨天。”

楚子航记得他从未与别人提过这件事。他抬眼去看恺撒。

“不过还好今天是晴天,阳光还算耀眼。”恺撒拉开窗帘,背身在晨间的暖阳沦为光影。

“我们走出别墅是,沙滩上什么也没有,海上也只看到茫茫一片,雨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楚子航承认恺撒很适合讲故事,凯撒看着窗外,楚子航听见他的声音也像是从遥远的地方缥缈而来,他所描述的场景他再熟悉不过,他又看见了那个雨夜里的少年。


“伏于海底的龙冲出了水面,像是……挣脱了枷锁,他是……王。”

“我们带的热武器对他没有起任何作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最后我提着狄克推多……”

楚子航死死的盯着他的背影。


他转过身来看楚子航。


“后来我没有从那里出来。”


他的语气与平常无异。楚子航却只感到浑身冰冷,身体不易察觉地在颤抖。


“不好意思开个玩笑,我知道不好笑。”

楚子航没有看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那一刻楚子航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引力向后扯了一步。


金发男人笑得灿烂,向他打开双手。

“不与久别重逢的宿敌来个拥抱吗。”他将宿敌两个字咬得有些重。


楚子航站在那里,有些顺应地准备迎接这个热情的拥抱。


他的头发是金色的。

他的瞳色是海蓝。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


他还没抱到他。


楚子航感到莫大的恐慌。

床铺得整整齐齐,门口的装备横七竖八地摆着。

周遭没有刺眼的光亮,窗帘拉得严丝合缝。


他轻声唤。“恺撒。”

他听见闹钟滴答作响。

“恺撒!”

————————————

[他身葬大海。]

[他最终没有回来。]


end.


【巧咖】南风未起

·摩卡组/南风未起。
·现代au。
·PTSD设定。注意避雷。
·巧克力第一人称视角。
·ooc有,慎入。

1.
牛奶和提拉米苏死了。

那是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她们的车直接被撞出防护栏,摔进河里。

我至今记得那辆变形的车被强拉上来,边上围着黄色的隔离带,嘈杂的人声以及那辆发出刺耳鸣声的救护车。

还有我赶到时,他靠在墙边埋着头,两只手垂着一动不动。也许他看见我了,他抬头时眼里没有一丝光。

2.
抢救无效死亡。

这几个字冰冷得让人很难相信。我记得那两个女孩拿着玫瑰花时的样子。

“多谢。其实不必如此。”

“巧克力先生的玫瑰很漂亮。那以后要多关照了。”

我沉默许久。

3.
咖啡他坐在角落,一直用手抱着头,听不进任何话。我有些失措,不知该怎么和他开口。等我走近才发现他抖得厉害,我猜测他听见了。他没有看我一眼,站在他前面俯身下去,阴影大半落在他身上。他甚至没有别的反应,等到我指尖碰到他发梢。

“走开……别……碰我……”
我的动作怔住了,他的声音很闷有些哑。我像是碰到了一个不太好的开关,后来他一直低声喃喃着些不要、别过来,怎么又是这样……像是遇到了什么梦魇。我把披肩缓缓地,搭在他身上。不论我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都是我的错……”

4.
我站在心理诊所的门口,出来的黄发青年是我的恋人,咖啡。
我接过大夫手中的抗抑郁以及安眠镇定的各类药物,仔细记着他的一些嘱咐。

我护着他过马路。他的手还是有些抖。

我一时间问遍身边所有人对这病的了解。

5.
他时常会有罪恶感。
他眼看着这场事故的发生却无能为力。
他因为咖啡屋的生意而没有与她们一起走。
他痛恨他的逃过一劫。
他甚至认为他才是导致这场事故发生的人。

6.
我从何知道?
每个夜晚我在他身边。我不太希望他服用太多安眠药,很多时候我深夜醒来,看见他睁着眼就这样看着我,我的吻落在他额头上。

“闭上眼睛,睡一会儿。”

或者他的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被噩梦缠身,嘴微张着,轻声说着一些模糊的话。大约都是当初在医院里说的话——他从来没有走出来过。我伏在他耳边轻声唤他,擦去他额头的细汗。他睁开眼睛,眼眶里水汽氤氲。我哄着他告诉他别怕。

“我就在你身边,想想我再睡。”

深夜的他无比脆弱。
而我用尽一切办法,却只能在每个晚上一点点体会到他的痛苦,看他一次次步入深渊。

7.
他没有再去过咖啡屋。
甚至不敢一个人站在马路口。
风很大,我站在他身侧,揽着他有些颤抖的肩,低声道。
“跟我回家。”
有关那场事故的一切似乎都能引起他的不安与逃避。

8.
某个凌晨我看着他转醒,阳光覆上半边脸,他睁着眼看我。我想起以前的他这时候应该会轻笑一声,挑着眉问我有什么好看的。你好看阿。我一向这么回答。
他现在只能看着我。
我没理由打破这份平静,咖啡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我的手腕。我看着他无比温柔地笑。他突然握紧我的手,眼里充满惶恐。我反身将他搂在怀里,怕丢了一般。
“我在,我会一直在。”

9.
“那些也许都不会过去,但是我会陪你。”
“嗯。”
“我在你身后。”
“嗯。”
“我爱你。”
“我一直爱着你。”

·战后心理综合症(PTSD),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又叫创伤后压力症、创伤后压力综合症、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重大打击后遗症。指人在遭遇或对抗重大压力后,其心理状态产生失调之后遗症。这些经验包括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身体或心灵上的胁迫。有时候被称之为创伤后压力反应以强调这个现象乃经验创伤后所产生之合理结果,而非病患心理状态原本就有问题。[摘自百度百科。]